財神娛樂城-約翰·哈特菲爾德的蒙太奇攝影展:用照片藝術與納粹德國作戰

財神娛樂城在二戰爆發前的幾年裏,國家社會主義者(納粹)操縱輿論,開動強大的宣傳機器。哈特菲爾德巧妙地製作圖片,暴露謊言背後的真相,成為最重要的反法西斯主義藝術家。

哈特菲爾德原名赫爾穆特·赫茨菲爾德(Helmut Herzfeld),1891年出生,最初學習廣告。財神娛樂城毫無意義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使他在政治和審美上都變得激進。為了對抗當時席捲德國的反英情緒,他給自己起了英語名字。1916年,他和朋友、藝術家喬治·格羅茨(George Grosz)一起,開始試驗合成蒙太奇照片,創造出不同的表現力的圖像。這種將兩張或更多照片合成,創造出新圖像的藝術形式,成為柏林達達(Dada)藝術實踐的核心。他們在1917年加入了藝術運動,在那裏他們遇到了另一位蒙太奇藝術家漢娜·霍克(Hannah Höch)。

達達鼓勵採用有意對抗和爆炸性的創作方式,但哈特菲爾德離開團隊後,他學會了調整作品中元素的數量,以創造更大的影響力。在德國共產黨宣傳部工作時,他的設計達到了複雜的新高度,他在1918年熱情地加入了德共。就是在這裏,他創作了標誌性的競選海報《五指有手》(Five Fingers Has the Hand)(1928)。這張照片巧妙地暗示了工人有力量控制敵人,同時也暗示了共產黨在即將到來的國會選舉中獲得的票數。

財神娛樂城「我認為這是天才的一擊,」安娜·舒茨(Anna Schultz)說,她是目前正在柏林藝術學院(Akademie der Künste in Berlin)展出的「約翰·哈特菲爾德:攝影加炸藥」(John Heartfield: Photography Plus Dynamite)的聯合策展人,「你可以看出哈特菲爾德對廣告很了解。他有吸引人的形象和很好的口號。」

然而,儘管這張海報對選舉結果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但它的創新設計卻遭到了一些黨內領導人的反對,他們認為任何抽象的東西都是頹廢的。財神娛樂城最終,由於工作中的摩擦,哈特菲爾德不再繼續為德共工作。

《工人畫報》(The Worker’s Illustrated Magazine,簡稱AIZ)張開雙臂歡迎他加入。作為魏瑪共和國政治光譜中一本左翼大眾期刊,它是哈特菲爾德批評國家社會主義者的完美媒介。

「讓謊言變得顯而易見」

儘管大批德國人都被納粹強大的宣傳機器所奴役,但哈特菲爾德是熱情的和平主義者和反資本主義者,仍舊保持著清醒。舒茨說:「我想他已經看透了」「他很快就明白了納粹們的目標是什麼。他們稱自己為國家社會主義者,但他們從來沒有任何社會主義元素。」

哈特菲爾德僅僅用紙、剪刀和膠水為工具,很快就對納粹的謊言和虛偽發起抗爭。舒茨說:「他展示了他們是多麼善變。」「有一種叫做模仿的蒙太奇,你可以看到戈培爾為了吸引更多工人階級的選票,把馬克思的鬍子戴在希特勒身上。」

納粹黨被資本家所控制是哈特菲爾德特別想表現的主題,他喜歡利用納粹自己的宣傳方式來反對他們,特別是戳穿希特勒自以為超級偶像的想法。在他的蒙太奇照片《阿道夫超人:吞下金幣,吐下垃圾》(Adolf the Superman: Swallows Gold and Spouts Junk)(1932年)中,哈特菲爾德將一張廣受關注的希特勒在集會上的照片放在x光照射過的軀幹上。商業領袖們把硬幣扔進希特勒張開的嘴巴里,變成他的脊骨,目的是讓他吐出好戰的謊言,為他們帶來利潤。

財神娛樂城在其他照片裏,這位獨裁者被還原成一個拿著劍的木偶,在叼著雪茄的商人蒂森手中。他張開的腿和胳膊使他驕傲的表情變得荒謬可笑。

舒茨說:「我覺得哈特菲爾德處理圖片的方式非常有趣。」很難判斷哪張圖片被篡改過,這種篡改不是要掩蓋他的工作,而是讓謊言變得明顯,來展示圖像背後的真相。這個思路是,觀眾看著圖像,看到一些東西被改變了,然後問,「它背後的真相是什麼?」,她解釋說。

在當時那個充滿形象塑造的時代,也許很難理解哈特菲爾德的作品會產生怎樣的影響。但舒茨說,毫無疑問,影響是「巨大的」。他的照片經常出現在《工人畫報》的封面上。據估計,該雜誌巔峰時期的發行量約為25萬份,不買的人也能在報攤上看到它。哈特菲爾德還製作了一些海報,在柏林各處展示。

納粹發表了一篇文章譴責哈特菲爾德的作品,卻反而增加了讀者數量。讀者們對蒙太奇照片很感興趣。「納粹幫助傳播了他的作品,這當然是哈特菲爾德的巨大勝利,」舒茨笑著說。

新一代

當希特勒在1933年1月掌權後,哈特菲爾德很快上了納粹的暗殺名單。他的公寓遭到突襲,他跳窗戶逃走,越過邊境,到了捷克斯洛伐克。

幸運的是,後來《工人畫報》改名為《大眾畫報》(Die Volks-Illustrierte),儘管印刷量大大減少,但仍能夠繼續在布拉格出版。德國大使館向曼尼斯美術協會(Mánes Association of Fine Arts)施壓,要求其將哈特菲爾德的蒙太奇照片從一場國際漫畫展覽中移除。很明顯,即使是在流亡,他也能激怒納粹。哈特菲爾德的回應很棒,從那些被禁的照片中創作了一張圖片,並將其放在雜誌封面上,使這又成為一樁轟動的事件。

財神娛樂城然而,慕尼黑條約(Munich Pact)實際上使捷克斯洛伐克處於希特勒的控制之下,哈特菲爾德在布拉格再次陷入危險,被迫逃亡,這次是逃往倫敦。但在那裏,機會很少,他的作品毫無疑問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最終,哈特菲爾德在倫敦一家出版社找到了工作,直到1950年才回到東德。他回國較遲,工作性質又讓政權擔憂,因此被開除黨籍,並被拒絶安排工作。「只要他們允許,我就會成為社會主義設計者,」他後來哀嘆道。東德最終恢復了他藝術家的身份,但此前的遺憾只能是社會主義的損失。

如今民族主義再次在歐洲和全世界抬頭,任何有智能手機的人都可以處理照片,或許哈特菲爾德揭露謊言的巧妙方式可以給新一代藝術家提供靈感。財神娛樂城即使沒有,他的標誌性形象,就可以表現戰爭的殘忍和反抗的力量,像以前一樣,仍然強大和有意義。

財神娛樂城評價

在這張拍攝於1929年的照片中,藝術家約翰·哈特菲爾德(John Heartfield)用一把大剪刀剪下柏林警察局長卡爾·佐爾吉貝爾(Karl Zorgiebel)的頭,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觀眾。「把照片當作武器!」,這張照片的標題發人深省。佐爾吉貝爾下令殘酷毆打抗議工人。這個場景下,照片當武器似乎太軟弱。但是,哈特菲爾德確實將他的蒙太奇膠片變成強大的武器,用來對付希特勒這個更可怕的敵人。

喜歡此篇文章的朋友請至首頁登錄註冊中瞭解更多詳情

如有喜歡我們財神娛樂城的貼文請持續關注我們其他百家樂和玩運彩娛樂城

通博娛樂城    

Q8娛樂城     

皇璽會娛樂城

金合發娛樂城

回首頁

更多財神娛樂城每日頭條新聞讓您瞭解更多